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手机中国 【原创】 作者:知淮 2021-11-15 13:52
评论(0
分享
一加9RT 5G大牌驾到

  对于那些看惯了非黑即白的人来说,夹层中的“灰色”总是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暧昧,朦胧,迷离,它就真真实实的存在着,却又独立的并不那么明显,所以你可以从它的身上剥离出黑,剥离出白,甚至剥离出并不属于颜色但却属于灵魂的“欲望”。引诱你的并非是它颜色的属性,而是点到即止的晦涩。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甚至为了吸引更多人的探索欲,它还会将自己的颜色变得更鲜艳,例如,青色。青色介于绿色和蓝色之间,在世间普遍存在,但并不像蓝、绿色那样以明显的形象出现,所以很多书里妖异的鬼火是青色,妖艳的眼眸是青色,白蛇传里敢爱敢恨的青蛇是青色,修炼成型的狐妖,也喜欢把住的地方起一个“青”字打头的名字。

  例如我,在这天、地、人三界的交汇开了家人人皆知的“青空阁”,我这“青空阁”不卖别的,只种萝卜,只种青色的萝卜,而且我的萝卜只“换”不“卖”,用什么换都可以,但要是你最重要的东西,因为这些不是一般的萝卜,一颗萝卜是一颗心,青色的外皮,破开却是不一样的颜色,有的心恋,有的心伤,有的心恨,有的心怨,相同的是一样的执。所以是人、是妖、是仙,都知道我这“青空阁”的萝卜同“皮”不同“心”,也都知道踏进了我这青空阁,便再没有回头路。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你问这些萝卜的“心种”哪儿来的?这世间最不缺的便是那执念之人,踏上奈何桥前,总要来我这走一遭。若不是因为“执”,谁又会在端起孟婆的那碗汤前来到我这儿,生生的把心剜下,不想忘,也不愿忘。浇灌这些萝卜可不容易,后院的一口井,连着忘川河,早中晚各一桶忘川河的水,日复日得浇灌它们,方能保这些萝卜千载不死。千载年间,若执念未了,自会有人前来寻它们,舍弃自己的珍贵之物,我方将这些萝卜破开,取出那颗执念不去的脏交于他,然后由后门跨出“青空结界”,这段执念自会有它最终的命数;若执念已散,便化成只普通的萝卜,由那贪恋世的精灵换了,吞了,千年道,换世体凡胎,世尘凡世了,方才见它们的命。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今日天气莫名刮起了风还扬起了沙,原本以为又将是毫无生意且毫无乐趣的一天,忽然门被推开,一个瘦弱的身影出现在门外。他青色的衣襟和发带一边被风肆意的吹起,另一边紧紧贴着身体,身形很落泊,但是神色很坚定。是只鸟妖,我打眼看过去。他一步一步的走进前厅,我大手一挥,将门关上。

  “今日可还做生意?”他嗓音沙哑,语气中听不出情绪的起伏。 

  “做,你要寻我园中的哪只萝卜?”我登时来了兴致,尾巴一弹,从贵妃榻上坐了起来。

  “你园中,可种有一只火红色琉璃心的萝卜?”他的情绪有些激动,但不知为何话语中却多了一丝悲怆。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哦?”我眯起了眼睛,眼神逐渐危险起来。一下子跳到了他坐的椅子前,一只脚踩在了旁边的茶几上。那萝卜可是我园中的“珍品”,因为它是颗“龙心”,一千三百年前一个失魂落魄的龙女当着我的面亲手把它从自己的胸腔里剜出来,滴滴答答的龙血甚至还把我名贵的冰蚕丝地毯灼出了几个洞,她嘴角带血但又恨又厌恶的对我说:“把它埋进你的园中吧,永远别再撅出来,或许没有它,我的人生就不会是一个错误。”这一千多年间我对它格外关照,毕竟我活了这么久也没见过几次,原以为它能在我这园中再待上个万八千载,谁知道今天,我就要看到它的故事与结局。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我那萝卜地里是有一株火红色琉璃心的龙心萝卜,可你要用什么……”,我“换”字还未出口,那鸟妖竟直接变出利爪伸进了自己的胸口,没有过多犹豫,只一瞬便将心脏剜了出来送到我的眼前,另一只手在自己的双眼前一抹,一双珍珠般的眸子闪着光,也一同随着心脏奉上。

  “规矩我懂,眼下我身上只剩这一颗心还有这一双眸子有些价值。”他并没有表现出我期待的痛楚,更多的却是一种释然。

  “说下去。”我饶有兴致的听着。

  “我本是一只茯苓鸟,因为我们茯苓鸟一族心可入药起死回生,眼明无论阴晴黑白,所以经常被它族所觊觎,千万年间,我的族人死的死,伤的伤,最终隐居山林,族中长老从小就告诉我,要好好习武学术,待我长大了,去取那龙族的一颗心,之后研磨入药,便可使我族人功力倍增,不再受那欺凌捕杀之苦。”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我噗嗤一下笑出声:“龙族天生属阳刚烈,那龙血更是至炎至燥热之物,别说是寻常人,就连是有万年道行的仙家,用一滴龙血入药修炼稍有不慎就会经脉逆冲,道行瞬间焚化殆尽,你那长老上来就要一颗龙心,怕不是要把你全族人的鸟毛都燎了去。”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他嘴角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接着说:“后来我修炼已成,化成人形假装与一龙族少女在山林偶遇,我将自己装作刚刚躲过仇人追杀的模样,她见我一身血污样子狼狈,便将我带回龙窟疗伤,之后我告诉她我乃茯苓鸟一族,父母已亡,自己孤身在外漂泊百年至今,她听完泪眼婆娑,执意将我留在龙族中安稳生活,一来二去,我终于骗得她的芳心,在我娶她为妻,洞房花烛之夜,就差一步我便能趁她熟睡之时取出她的龙心,然而……”

  “然而你犹豫了,然后她就发现了?”我满脸戏谑。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没错,就在我把刀子插进她胸口之后,我犹豫了,我发现我做不到,我发现我真的爱她。之后她醒了,看着胸前的匕首满脸的不可置信,我永远都忘不了她一边哭一边歇斯底里的告诉我,原来我那长老要龙心根本就不是为了拯救全族,我被长老选中也只是因为我是茯苓鸟族中万年一遇的“不死之心”,我的心不只能起死回生,复活之后即可永生不灭,长老最终的计划是让我带回龙心,之后将我杀死取我心脏,将龙心与我的心一同吞下,灼烧之后起死回生,通过禁忌之术将自己晋升为那传说中的凤凰之神。”

  “啧啧啧啧啧,老山鸡还想变凤凰,真刺激。”我开始了解眼前这个青衣少年不过是被利用的棋子,不过好在他终于浪子回头。

  “我把长老杀了,我来换回她的心。”少年缓缓吐出了这几个字,仿佛也吐出了对着世界最后的眷恋。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跟我来吧。”我一挥手,将他手中一直托着的,闪着珍珠光泽的心脏和眼睛收进盒中,将自己的腰带扯出一节让他抓在手上。

  “蹲下,你左手边这颗萝卜,若它愿意跟你走,你就能拔出它,若它不愿意,你拔不出它,我这儿可概不退货哦。”笑话,这萝卜能不能拔出来还不是全看小爷心情,抬抬手挥挥手,想跟谁走跟谁走,我先吓唬吓唬这个蠢小子。

  那青衣少年听完我说的话后明显出现了一丝紧张,不似刚才那般坚定,他的手颤颤巍巍的摸索到萝卜的叶子上,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拨,那萝卜出土的瞬间变化成最初的火红色琉璃心模样。少年捧在手中,似在啜泣,却因为没了眼睛所以没办法流出一滴眼泪,真讽刺。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他说:“瞧你这模样,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这心我收下,这眼睛还是还给你吧,带着你的龙心穿过我后院这青空结界,来世你会化成什么,全看你的造化了。”我抬手一挥将眼睛重新还给少年,之后对他说:“走吧,别回头,若回了头,这心可就真成萝卜了。”那少年冲我做了个揖,之后慢慢走出了青空结界,消失在结界外的雾气中。

  我一低头,少年留下的那心竟变成了水晶般玲珑剔透,我用手垫了垫,不错,又是一株好萝卜。将它埋进刚刚挖出的萝卜坑里,浇一桶忘川水上去,“你这萝卜,可要给我长水嫩些。”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累了一天的川妹子小珑一边骂骂咧咧的吐槽今天在公司遇到的糟心事儿一边打开房门,蹬了脚上的高跟鞋一个后跳,就将自己埋在了床里。“登登登,你的快递,放门口了啊!”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快递小哥的敲门声。“快递?我没买东西啊?”小珑一边疑惑,一边打开了家门,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快递就这么放在门边,发件人和发件地址都被隐去了。“是个啥子哦。”小珑一边拆快递一边发问。拆到最后,竟是一台“青空结界”配色的一加 9RT,旁边还有一封毛笔字写成的信:“收下它,给它一次机会向你道歉,它会陪着你看遍人间风景无论黑夜白天,它会陪你游戏人间随叫随到,它会让你的生活流畅不在磕磕绊绊,它会陪伴你很久让让你不再孤单。” 

倔强的灵魂穿过青空结界 去逐那执念未去 去追那心愿未了

  “哦呦,白捡一部手机,走狗屎运哦~是哪个暗恋我的人送的吧。”小珑也没多想,之后的日子里,这部青空结界配色的一加 9RT开始进入小珑的生活,流畅的游戏让这个小女孩儿开始变得自信爱笑,766主摄无论白天黑夜都能为她拍出最好看的照片,每晚小珑为它插上电后与她一同入眠。忽然在某一天的夜里,小珑做了梦,梦中一个青衣少年带着她遨游天际,小珑觉得她抱着的人无比熟悉却又想不起是谁,只知道现实里床上的她一边眼角流泪,一边幸福的笑着。

  那倔强的灵魂终是穿过青空结界,去逐那执念未去,去追那心愿未了。

分享:

加入收藏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用其他账号登录:
请稍后,数据加载中...
查看全部0条评论 >
火热围观
潮机范儿
热门搜索词

Copyright © 2007 - 北京沃德斯玛特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发邮件给我们
京ICP证-070681号 京ICP备0908125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320号